十大名劍: 世界三大名刀之日本刀 十大名劍第一劍 軒轅劍 十大名劍第二劍 湛盧劍 更多 | 上古神獸: 橫公魚 夔牛 畢方 精衛鳥 更多 | 上古十大魔神: 水神共工 星神夸父 遁神銀靈子 旱神女魃 魔星后卿 更多

尋找太陽王

本文小編:《神話迷》
(一)巨魔入侵


  最后被帕查卡馬克神分派出去的那兩個,一個叫通巴,一個叫通貝,因為曾被神許為王族,所以即以奧基為姓。二人帶領所呼喚的印第安人輾轉到了松巴,就在那里落戶聚居。因為兩位首領精明能干,執政有方,百姓均能安居樂業。過了一段時間以后,他們想起自己的使命,決定由通貝帶幾個人出海前往南方找尋太陽王子,并約定一年之后回來報情況。一年過去后,通貝沒有回來,帶去的隨行人員也是音信杳無,而且誰也不知道他們到了哪里,后來才知道那些人在通貝逝世后到達了奇利并在那里建立了最后接受太陽神的兒子教化的奇利之國。
  對此,通巴首領非常難過,以為派出去的人已全部遇難喪生了。可是此時的通巴年老體衰,已不能遠行去尋找他們的下落,所以積慮成疾,不久就離開了人世。臨終前留下遺囑說,不管怎樣,一定要派人去尋找太陽之子。一旦他們有所發現,就一定舉族遷移追隨太陽王之子。
  通巴首領有兩個兒子,哥哥叫吉通貝,弟弟叫奧托雅。父親去世不久,兄弟倆為了爭奪家庭控制權鬧得互相猜忌,雞犬不寧。
  大哥吉通貝為人比弟弟寬宏大量,為了避免兄弟間的不和,他決定遠離故土,去完成父親的遺愿。他召集了自愿追隨他一起去尋找太陽之子的人走了。結果,來到一塊大海邊寧靜的大平原,便決定在那定居下來,等待太陽之子的消息。在那里,他建了一個村莊,為紀念去世的父親,使命名為通巴斯。
  吉通貝在離開故鄉之前,已經同一位容貌出眾,名叫伊斯琴的女人結了婚。而且,因為伊斯琴那時有孕在身便沒有隨行。臨行前,吉通貝允諾過一段時間就回去。后來,伊斯琴分娩,生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小男孩兒,取名為瓜亞納依,意為燕子。后來,在他嫡系孫子手里完成了神派給他祖先的任務,找到了太陽之子曼科·印加王,成為王族的一分子。
  話說回頭,吉通貝把居民安頓好以后又派人繼續遠征,一是為了開拓新的地方,二是為了探索太陽之子的消息。許多夭以后,他派出的探險者沿著海岸來到里馬克(現在的秘魯首都利馬城就坐落在這里)。然后,他們又從這里返回,一路上經過了許多環境優美的適合移民的地方,可是依然沒有獲得關于太陽之子的絲毫消息。
  在這期間,老首領的小兒子,吉通貝的弟奧托雅留在松巴,忍受著孤獨寂寞,沒有哥哥在身邊教導和協助執政,也沒有人加以督促,他變得越來越放浪不羈,經常不理朝政,貪色好酒。他手下的官吏決定暗殺他,卻總找不到合適的刺客。不久,陰謀敗露,被奧托雅發現了蛛絲馬跡。于是,他下令逮捕了陰謀者,并野蠻誅殺了許多無辜的功臣良將。在幡然悔悟之后不久,他又故態復萌,直到一批形象丑陋令人毛骨悚然的巨大食人魔入侵為止。


  據說,這些巨魔是從海上乘木筏而來,全身比例和普通人相仿,只是身高異常,頭大如箕,眼如盤碟。生有一雙巨大的腳,僅這雙膝蓋以下的大腳就相當于比較高大的普通人的高度。這些巨人發長及背,頦下無須,有的身披獸皮,有的一絲不掛。他們在松巴上岸以后,建了一個類似村落的居住點。由于找不到水,就在岸邊的岬角山巖上挖了幾口非常深的井,以解缺水之憂。然后就開始在附近尋找食物,把凡是能夠找到的東西全部吃光喝光。他們的胃口大得驚人,找到的食物不足以果腹,就帶著巨大的網具捕撈魚蝦和奧托雅的族人,把男人們殺了吃掉,把婦女奸淫,將她們折磨至死仍不足以盡興。
  目睹這些巨魔的殘忍暴虐,奧托雅聚集族人商討對策,但根本動不了他們一根毫毛,反而激怒了他們。他們逮捕了奧托雅,把他關進山洞。然后,目空一切地,在光天化日之下干著人所不恥的雞奸的勾當。終于觸怒了太陽神。
  一天,正當這些巨人奸淫當地婦女后,尤感余興未盡,便麋集一處雞奸時,一團駭人的烈火呼嘯著從天而降。從火團之中走出一位渾身閃閃發光的小天使,手執一柄光芒四射的利劍,揮劍一劈就把巨人全部殺死,大火旋即把他們吞沒,只剩下幾塊碎骨和幾個腦殼留在當地,以警示世人天神的威力和雞奸的罪惡。巨人被神殲滅以后,當地的印第安人終于擺脫了災難,但也喪失了首領,因為奧托雅早已死在石洞里了。 www.diuvno.live
  吉通貝聞悉巨人已到達他的故鄉,侵占了他弟弟的領土以及他們的殘忍暴虐,非常恐慌,于是決定讓族人們躲藏起來。為了保險起見,他下令修造了許多小船連在一起,帶著族人一起入海漂流。次日,他們發現一處小島。
  吉通貝跳上岸一看,島上土地肥沃,果實累累,其中就有他們稱之為布納的玉米。他們為得到這樣一塊得天獨厚的地方而深感高興,決心在那里安家落戶,暫時不再返回大陸了。可是不久,他們發現該島極為干旱,長年滴雨不下,所以在聽說巨人被天神殲滅之后,又遷移到了基圖山區并在那里建了基圖村。這里雖然也缺雨干旱,但有河水,有土地,于是就在這里興修水利,并為帕查卡馬克建筑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廟宇,為它獻犧牲祭祀。寺廟竣工之后不久,吉通貝就死了。族人們按照古老的習俗,把他埋葬在山上。吉通貝在那里留下另一個兒子托梅,他十分好戰,是第一個發明戰爭來掠奪他人土地和統治別國臣民的人。他下令制作各種進攻和防御用的武器。他是一個嚴厲而殘暴的人,不久成為基圖國王。
   

(二)伊斯琴


  吉通貝的妻子伊斯琴望眼欲穿也沒有看到她的丈夫歸來,認為他把她忘卻了。因此,她對丈夫的愛情和忠貞變成了刻骨的怨恨。但又無法向他去報復。于是,帶著兒子瓜亞納依偷偷地離開了族人們聚居的村落,跑到唐卡山的山頂上。她向她的兒子申訴了祖輩們所受的神諭,然后跪在石頭上,低著頭,含著熱淚,祈求帕查卡馬克神和太陽神為她主持正義,懲罰背信棄義的丈夫。
  她的祈求驚動了帕查卡馬克。帕查卡馬克詛咒吉通貝的另一支后裔將成太陽王朝十二歷數之后的應劫者而永遠遭受世人唾罵(這位應劫者就是帶有基圖王國血統的阿塔瓦爾帕,因發動內戰篡奪同父異母哥哥印加王瓦斯卡爾的王位,殘殺印加王族,把印加王國六百年基業拱手送給西班牙殖民者,而留下了千古罵名)。頓時,天空烏云涉布,雷電交加,狂風驟起,大風震動后,飛沙走石,幾小時后,狂風過去了,煙消云散,天空一片晴朗,此后,那里的西南部便雨水中斷,狂風不止。附近海域的漁民和過往船只都知道那里命運女神伊斯琴又在詛咒發怒。聰明人喊著“伊斯琴”的名字才能夠死里逃生。
  伊斯琴對帕查卡馬克神為她出了口怨氣,感激不盡,就想把兒子瓜亞納依殺牲祭祀以為報答。她叫兒子洗凈前額,然后把他放在堆滿干柴的巖石上。
  帕查卡馬克神和太陽神見此情景不由大驚,趕忙商議對策,決定分頭行事。
  正當伊斯琴點著火時,太陽神拿一只天鷹當著母親的面,一口把孩子叨走了……
  伊斯琴見孩子被叨走,帶著最后的一些安慰,跳進火堆,決心自焚為報。帕查卡馬克見伊斯琴如此剛烈,便命她為命運女神專司人間愛恨情仇,成就了不少印第安愛情悲喜劇。
   

(三)瓜亞納依


  夭鷹按照太陽神的旨意,把瓜亞納依扔到了海中的一座名叫瓜納的島上。那里綠樹成蔭,終日被海中的巨浪所包圍。
  瓜亞納依在島上以野果草根為生,誰也不知他的下落。
  時間很快過去了,瓜亞納依已經快成年滿二十的壯小伙兒了,他總是擔心,小島似乎漂浮在海上很不安穩,而且他也厭倦了島上的孤獨生活,于是做了一只木筏漂到附近的海岸上。那里群山疊疊盡收眼底,真是好一個五彩斑斕的世界呵!正在感慨萬分之際,海上突然來了一只獨木舟。船上的人碰到瓜亞納依,不由分說就七手八腳把他捆得像大肉粽,當作俘虜牽走了。對此,他除了哀嘆時運不濟,飽經滄桑之外,頗覺無能為力,只好聽夭由命。從這以后,他經常在兒孫面前感嘆人的殘忍和野蠻,叮囑他們在找到太陽之子認祖歸宗之后,一定要革除這種惡習云云。后來,一直到他死,都只愿披著獸皮度日,用他的話說,那是羞于與那些野蠻人同樣披著一張人皮。
  人們把瓜亞納依帶到當地的一個大村落,交給了自己的首領。首領在了解了他的身世以及他為什么在孤島上生活的原因后,就沒舍得當即把他吃掉,而是按照該族習俗,決定在隆重的祭祀族神慶典中用他充當上等的犧牲品。于是,他被關進了一所堅固的房子里,倒也并不擔心他會逃走,而且還給他好吃好喝。其實,瓜亞納依心里也明白,這只是想把他喂肥一些,多長些肉供他們多吃幾口而已。但人到了這個地步,也許真會看開些。瓜亞納依倒也來者不拒,大吃大喝,好像根本沒把死當回事。后來,想起這些,總是在兒孫們面前嘮叨,要他們有朝一日把這惡習給清除掉。他對此是有完全理由的:神既然給人生命,自然不會希望自己再把他拿走。后來,印加諸王的確革除了這一惡習,而且在每征服一個民族部落之后,也強迫他們廢除自己的偶像和以人祭祀吃人肉的惡習,這是否與他們的祖宗的遭遇有關呢?
  當時,瓜亞納依剛二十歲,長得身材高大,五官端正,皮膚潔白,頭發卷曲,肩寬腰圓,魁梧英俊,而且才華橫溢,談吐不凡。當地幾乎所有人都到監獄來參觀過,因為像這樣新奇的出身來歷總是十分吸引。凡是看過他的人都贊美他魁梧的身材和迷人的魅力。
  出于對族人傳言的極大不信任和對陌生人的好奇,首領的女兒西卡爾也去見了瓜亞納依。一見之下,大為傾心。其實,一點也不奇怪,哪位少女不懷春,哪個少男不鐘情?別忘了,還有一句話說得更貼切:富小姐愛窮浪子,好奇心的確是一見鐘情的開始。更何況,在那種野蠻時代,像瓜亞納依那樣人才相貌都很出眾的人實在太少了,西卡爾不一見鐘情才奇怪呢!
  西卡爾折服于瓜亞納依非凡的魅力,刻骨銘心地愛上了這個俘虜,決心把他從死亡邊緣拯救出來,并終身陪伴他。至于如何救這位心上人,西卡爾可是撓破了頭皮,也是一籌莫展。最后,還是瓜亞納依的那位被帕查卡馬克冊封為命運女神的母親伊斯琴,化成一只小黃鶯飛進西卡爾的夢里,向這位癡情的小蠻女傳授了錦囊妙計。
  西卡爾錦囊在手,便下定決心依計行事。她找了個機會同瓜亞納依單獨會談。一見面,美麗的小姑娘就先告知心上人目前的處境和危險,因為她父親決定第二天舉行盛大的祭神儀式要把他活祭族神。然后,又羞紅著臉對她的心上人說,只要他愿意,她將冒著生命危險來搭救他,但卻有一個條件,就是無論在什么情況下,也無論他到哪里,都必須把她帶在身邊。
  瓜亞納依聚精會神地聽完她的講話,不禁又驚又喜。令他驚訝的倒不是死神的逼近,這一點他有準備,而是對夢中母親的預言得以實現感到吃驚,這等于證實他母親確已為神,使他倍感欣慰;令他欣喜不已的是帕查卡馬克神和太陽神不僅有意把他從死亡之中挽救出來(否則憑他母親如何敢擅作主張?)而且又給自己一個如花美眷。這幾件錦上添花的事加在一起,如何不讓他驚喜萬分?于是,瓜亞納依收起臉上滿不在乎嘻皮笑臉的那一套,換上一副莊重嚴肅的神情,鄭重其事地對西卡爾說,他本是身陷囹圄,任人魚肉之徒,而今幸遇她的眷顧,在自己有生之年一定會對她忠貞不渝。西卡爾得到心上人鄭重其事的允諾,不禁心如鹿撞,羞喜萬分,帶著滿臉幸福的憧憬告別離去。 神話故事
  當晚,機靈的小姑娘西卡爾便從她的父親那里盜來一把斧子(這在當時可能是部族軍令的信物)來到囚禁瓜亞納依的屋子,并以此為標志,要求看守的衛兵把她的心上人瓜亞納依交給她,洗刷干凈準備次日祭祀大典用。衛兵見是首領干金,又有信物為憑,自然信以為真地放行。就這樣,西卡爾把瓜亞納依從囚牢中順利地救了出來,并把斧子給心上人做防身的武器,同時也把自己完全托付給了情人。
  兩人連親熱一下,說句情話的功夫都沒有,就急急忙忙趕著逃命要緊。在路上,他們遇到六個夜間巡查的哨兵,引起他們懷疑。迫不得已,瓜亞納依只得大開殺戒,手持防身斧頭,同他們展開搏斗,為防他們呼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手刃四員,其余兩個仿佛被誰捏住了脖子,欲叫不能,見勢不妙飛速逃竄回去向首領報告情況。
  瓜亞納依也不追擊,而是抓緊時間帶著小情人趕到海邊。那里,癡心的西卡爾早已事先安排四名心腹侍女,準備好了小船在等待他們的到來。
  小船在瓜亞納依熟練的操縱下,很快逃到了海上,在伊斯琴女神的一路風護送下,順利地回到了瓜亞納依原準備撇棄的瓜納島上,開始了他們世外桃源式的新生活。
  瓜亞納依非常高興重返家園,他領著天賜嬌妻西卡爾及其同來的四位心腹侍女參觀了他的小小島國,告訴她們在一塊平整舒適的小平原上,何處是早已搭建的茅屋,何處是他熟悉的野果蔬菜。然后來到茅屋邊一棵高大濃郁的大樹底下,并指著大樹說,這是神的恩惠,它身上可以滲出足夠飲用的淡水。
  他們在島上安頓下來,在許多年里,他們同心協力,致力于生兒育女。而且瓜亞納依從此立下規矩,只有他與西卡爾生下的兒女及其兒子與女兒結婚所生的子女才能依照嫡長幼之序繼承一家之主的地位,其他與四位侍妾生的兒女只能作為家庭成員,聽從一家之主的調遣從旁協助完成家務。就這樣,當他們再次同外界接觸時,人數已經相當可觀,瓜亞納依也年老而去世了。臨死前,他讓兒子阿塔烏繼承了他在家中的地位,——阿塔烏在印第安語中是愉快、幸福的意思——這就是印加王宅的第一位正兒八經的父親。
  阿塔烏治家理島頗有長者風范,到他晚年時,島中的人口除年老病死之外,已由瓜亞納依進島時的六個人增到八十多人,食物和淡水已經到了必須按人頭定量分配的窘迫境地。盡管人力物力有限,阿塔烏終其一生仍執著于派人四處打聽太陽之子的消息,總是杳無訊息,但也由此了解到附近大片陸地上的一些情況。如果不是出于無力與陸上野蠻部落一爭高低的無奈,那么,阿塔烏可能早就準備遷居陸地了。等到人丁頗為興旺時,阿塔烏已經年老體衰,沒有精力實現這個愿望了。阿塔烏看到自己快死時便把兒子奧基召來商量,因為老人覺得他的這位長子頗有遠見,精明強干,而且為人謹慎和藹,尤其是干事情有耐心,有一股闖勁。那時,奧基二十五歲。老人臨終前,便指定奧基為一家之長,一島之主。并且當著全家八十多口人留下遺囑,在他死后,全家無論如何都要離開小島,到陸上去居住,并設法找到太陽之子,追隨他建功立業。
   

(四)太陽神之子


  等到奧基三十多歲,而且把家中老少訓練成一支人數雖少但悍勇無畏的戰斗力可觀的軍隊時,便決定去實施父親遺托的使命。他對家中老小說,在小島上居住越來越困難,必須離開孤島才能得到休養生息和壯大家族勢力。況且,小島附近就有安全的陸地,應該竭盡全力去占領它。他還說,盡管島上野果很多,可不能總依野果為生。最后他宣布,誰不愿走,寧肯留在島上,他決不勉強,給予充分選擇的自由。但家族宗親就是家族宗親,俗話說:“上陣不離父子兵”嘛,誰會不依從一家之長的命令呢?
  接著,他們便全力以赴立即著手準備遷移。根據當時小島上的物力人力和造船的能力,他們造了足以承載兩百人的獨木舟和其它的船只。然后毫不猶豫地舉家搬遷,去迎接海上風浪和陸地上野蠻部落的挑戰。
  結果,他們除少數幾條船被風浪沖散外,絕大多數被漂流到了里馬克海岸。第二天,海上狂風暴雨大作,陸地上更是地動山搖不已。在春季的早晨,這種暴風雨是十分罕見的,因為印第安人把這看作某種不祥之兆,便又匆匆上船繼續漂泊。他們在奧基的帶領下隨著海浪,沿著海岸線飄流。
  幾天之后,到了依卡。印第安把這一帶海岸統稱為里馬克,意思是講話,因為,當時地震引起海嘯,發出巨大的隆隆聲。他們以為那是天神在講話。在依卡上岸后,他們決定不再回到海上,因為在海上航行受的罪更大。他們卸下所有裝備,為表示決不回頭,把船只全部弄沉,然后向內陸進發。
  他們穿過數不清的河谷峽地,翻過道道山崗,歷盡千辛萬苦,來到一處崎嶇不平的山地,也就是現在的科利亞高原。在那里,他們發現了巨大的的的喀喀湖,以為到了另一個海洋,都有些惶恐不安,不知所措。然而奧基卻是胸有成竹,因為帕查卡馬克神和太陽神在出發之前,就給了他非常明確的啟示和方向。他囑咐一家老小暫居原地安營扎寨,說,如果直到最近一個月圓之夜,他還沒有回來,那么他們就分成幾組去尋找他。說完這些話他就沿著湖岸去了。在離開之前,他叮囑他的家人,如果在路上尋找他不著的時候,有人問起,就說在尋找太陽之子,切記!切記!因為,關于尋找太陽之子的說法,關于太陽會委派他的兒子來統管天下的說法,一直是這個家族的話題,所以,人人都能津津樂道,勿庸置疑。
  自從奧基走了之后,人們焦急地等啊等啊,直到期限已過也沒有見到奧基的蹤影。他們都以為他已遭遇了不幸。于是便分成幾組去找尋他和太陽之子。因為他們都是瓜亞納依的子孫,同屬一個血統。
  瓜亞納依的子孫們分散開來到處尋找奧基不著,便逢人便講他們關于尋找太陽之子,太陽神已經命他的長子降落人間并接受委派統管天下之類的話,由于他們裝束奇特,而且每個人都有一雙碩大無朋非常人堪比的大耳朵,似乎應驗了相傳在大陸上的帕查卡馬克神留下的預言。在他們所到之處都得到當地人熱情的款待。再加上他們分散行動,所以一傳十,十傳百,很快便轟動了從庫斯科到的的喀喀湖周圍的整個地區,許多部落都迅速加入到尋找太陽之子的行動中來……
  這時,一則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科利亞高原所有找尋太陽之子的人群:太陽之子在的的喀喀湖出現了!
  人們爭相轉告著湖濱部落的最新發現說:某天早晨,當太陽光像以往第一次初照的的喀喀湖心小島上的那個小山洞那樣照進洞里時,太陽之子如同太陽一樣手牽一位貴夫人披著金光,從洞里走了出來(就是卡巴克托科山洞“寶室之窗”)。走出山洞后,用金彈弓向石頭上打了一彈,響聲十里之外都能聽得到,而且還在石上留了很大的窟窿……
  瓜亞納依家族和所有這塊土地上的部落聽說太陽之子已經在那里出現,都深信不疑,因為那既與帕查卡馬克神的預言相吻合,又和太陽第一束光照射在那里的說法相應照。所以,大家都興高采烈,決定前往朝拜。為了證實確鑿無誤,各部落首先向那里派去使者。不久,使者紛紛給各部落酋長和瓜亞納依家族帶回了肯定的消息。于是,人們選取了一個日子,相約來到的的喀喀湖邊,理所當然地由眾所周知的太陽王族(瓜亞納依家族)出來主持太陽神祭祀大典,宰殺了各部落奉獻的名貴牲畜,并要求參與祭祀的人們從自己的眉心取血奉獻,而非昔日那樣以少女、俘虜或小童子為犧牲,因為太陽王族的理由是最使大家心服口服的:
  “太陽神哺育眾生給人們生命,又怎么會把他們從人那里奪走呢?”
  所以,大家無不遵從。
  祭祀完畢,太陽出來了,當它的光芒射向卡巴克托科山洞里,洞口被籠罩在一片輝煌燦爛之中。這時,太陽之子曼科·卡帕克和他的妻子也是姐姐奧克略披著滿身金光,手握一根兩米長,兩指粗的金棒出現在洞口,映著朝日的光輝,越發顯得氣勢威武不凡,若非神的兒子女兒誰能如此?
  湖濱參加祭祀的各部族酋長、部眾及太陽王族的人,在這些炎炎武威,凜凜神尊面前紛紛高呼禮拜太陽之子——印加王和王后的駕臨人間。
  曼科·卡帕克這位天之驕子在萬民景仰中,帶著他的王后登萍渡湖來到人們面前,在一片洋溢著歡樂與吉祥的和諧的氣氛中,在人們狂熱的朝拜聲中,曼科·卡帕克——第一代印加王接見了各地酋長和首領,并讓他們吻了他和王后奧克略的手。這一地區的所有酋長和首領都受寵若驚誠惶誠恐地向印加王表示臣服,敬奉帕查卡馬克為創世神,不敢直呼其名卻給予最崇高的禮拜,高呼太陽神為自己主神,并奉印加王為太陽神的兒子和他們的國王,無條件服從他的指示。
  然后,印加王曼科·卡帕克和王后奧克略帶領他們的臣民和各部落酋長,首領以及王公貴族(瓜亞納依人的后代)再次祭拜太陽神的恩惠。接著曼科·卡帕克向他的臣民們詳細敘述了他的父親——太陽神托付給他的重任和有關訓諭。

《神話迷》http://www.diuvno.live/ 分享你心目上的神話!

? 2016 神話故事網 | 民間傳說 世界神話 宗教典故 上古傳說 古文典籍 周公解夢 中國神話 網站地圖
尖峰时速返水